首页 >> 图书 >> 本网原创
【社科好书】艺术学也应该研究其本身——写在李心峰教授《元艺术学》增订版出版之际
2021-11-27 09: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新科 字号
2021-11-27 09: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新科

内容摘要:该书所述“元艺术学”在国内是首次提出,为我国当代艺术学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建构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元艺术学》增订版

作者:李心峰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21年9月

  就像有元科学、元社会学、元美学一样,艺术学研究也有“元艺术学”。元艺术学是元科学或元理论研究在艺术学学科中的应用,体现着艺术学研究的理论自觉与学科自觉。近期,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了李心峰教授的《元艺术学》(增订版),该书所述“元艺术学”在国内是首次提出,在国际学林中也是独树一帜,为我国当代艺术学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建构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元艺术学”的提出 

  2021-11-27,《文艺研究》编辑部组织召开了一场主题为“在改革开放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学术座谈会,中国艺术研究院李心峰在会上首次提出“元艺术学”的学科概念。[1]之后,李心峰以会议发言为基础发表论文《艺术学的构想》,文中对“元艺术学”在艺术学学科体系中的定位等问题作了分析探讨。李心峰设想了四种艺术学的内部构架,并在第二种设想中谈到“元艺术学”:“艺术史与艺术批评都是运用一定的艺术原理、艺术观念去研究丰富具体的艺术现象,或从具体的艺术存在中抽象概括出一定的艺术原理、艺术观念,因而它们都是应用性的学科,构成艺术学的基础。在这一应用层次之上,显然就是一般所说的艺术原理(或叫艺术理论),它为应用性艺术学提供一般的艺术观念、艺术原理和艺术价值标准等等。而在艺术原理这一层次之上,还应设立一个专门反思、探索艺术学自身的对象、方法、范围、体系结构等问题的学科,这就是艺术学学,或叫元艺术学。”[2]这是李心峰早期对“元艺术学”概念所作的简要说明。此后,李心峰在《百科知识》1991年第1期上发表了一篇详细介绍“元艺术学”的文章《元艺术学——介绍一门新兴艺术学科》,对建立元艺术学这门学科的必然性以及这门学科的性质、内容等基本问题作了较为详细的说明。[3]

《百科知识》1991年第1期目录

  1997年,李心峰的著作《元艺术学》出版,这是目前国内外唯一一本以“元艺术学”命名出版的著作。李心峰在该书前言中提出,艺术学是人们对艺术世界的系统的理论探讨,而元艺术学则是要对艺术学这门学问本身进行更为系统、更富理论色彩的反思。在第一章“元艺术学导论”中,李心峰对于元艺术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为什么要创立元艺术学学科以及创立元艺术学这门学科的学术背景和可能性等问题作了探讨,让人们对元艺术学有了更加直观和详细的了解。

  李心峰认为,“元艺术学”就是艺术学之学,不是对艺术的研究而是对艺术理论、艺术学的研究(研究对象),也就是所谓研究的研究、理论的理论,它强调对整个艺术学学科的反思(研究目的),是一般元理论研究在艺术学领域的运用(学科背景),是艺术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学科性质)。

李心峰《元艺术学》第一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

  “元艺术学”研究的意义 

  首先,“元艺术学”可以为艺术学学科的存在提供理论依据。众所周知,艺术学从文学的一级学科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学科门类经历了漫长的过程。那么,谁可以承担起论证艺术学学科的合理性、科学性等任务呢?正如李心峰所说:“元艺术学应为确立艺术学在现代学术之林中的学科地位、为艺术学的存在提供充分的理论依据”[4]。为此,李心峰早期不仅考证了国外艺术学发展的历史,而且也十分关注艺术学与美学、文艺学、美术学等学科之间的关系问题,对艺术学的学科地位进行了有力的论证。

  其次,“元艺术学”有利于促进艺术学学科的发展和完善。元艺术学是元理论在艺术学领域的运用,所以元艺术学与元理论研究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元艺术学也应当具有元理论研究的一般理论品质。“元理论代表了一种理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认知,元理论意识的有无和发达程度,标志着理论成型、成熟的进展与境地。”[5]也就是说,“元艺术学”的研究有利于艺术学学科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认知的实现,从而促进艺术学学科的发展与完善。具体来说,“元艺术学”的元理论性质使其研究必然具有宏观性、整体性与系统性,它可以跳出艺术学基础理论的内部局限从而对艺术学学科本身的理论前提、理论根据、理论本质进行思考与反思,进而保证艺术学学科理论的真理维度与价值维度的完整。当然,“元艺术学”的研究不能仅仅关注元理论研究的一般特征,还应该结合艺术学学科本身的特点,比如“元艺术学”中的元艺术批评学、元艺术史学等就是艺术学元研究的独特内容。也就是说,“元艺术学”的研究应该实现一般(元理论)与特殊(艺术学)的统一,这样才能促进艺术学学科的发展和完善。

  再次,“元艺术学”可以为艺术学的理论建构和创新提供动力和可能。“元艺术学”与艺术学的区别就在于,艺术学是关于艺术世界的理论化,而“元艺术学”则是关于艺术世界理论的理论化。我们可以依据最终结果的差异将艺术学的元研究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发掘既存理论的预设前提,阐明既存理论成立的前提条件,使之对既存理论的理解更加明晰化,这是对既存理论的前研究,我们可以称之为Meta-pre(MP)。比如,对于“艺术”这个词语内涵的理解是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的,如果我们要弄明白为什么古希腊罗马“自由七艺”之中的“艺”可以包含着天文学、逻辑学等,那我们就要去阐明那个时代对“艺术”的理解,这是我们理解“自由七艺”的前提。二是努力发展既存艺术学相关理论的潜在结构,使之对既存理论的理解更加深刻化,这是对既存理论的现研究,我们可以称之为Meta-in(MI)。比如,艾布拉姆斯的《镜与灯》所提出的文学四要素的观点,不但是对以往文学研究的系统化总结,更是一次深刻化的提升。三是通过分析研究既存理论矛盾的发展、变化与趋势,对理论的发展作出预测,这是对既存理论的后研究,我们可以称之为Meta-post(MP)。比如,对于艺术学的根本道路这一问题,李心峰通过比较自律说、他律说以及泛律说指出了每个学说的价值与局限,综合三个学说进而提出了艺术学的根本道路应该是“通律论”的命题。当然,这与前述是不矛盾的,元研究的过程、手段与元研究的目的、结果是需要分而论之的。

  最后,“元艺术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更有效地阐释艺术。有些学者对于“元艺术学”的研究有一种担忧,就是担心此研究会沦为一种理论的游戏,为了研究而研究,这种担忧是有道理的。因为“元艺术学”的研究对象主要是艺术学的既存理论或者叫艺术世界理论,它不直接面对艺术世界,所以显得与艺术的距离有点远。然而,真正的“元艺术学”研究目的是明确的,就是为了更加有效地阐释艺术,对此李心峰有明确说明:“在我看来,艺术学领域的一切学科反思,所有的‘研究的研究’‘元研究’和‘元艺术学’的系统思考,其最根本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阐释艺术学终极的研究对象即艺术,都是为了更有效地言说艺术的实际存在状况,更科学地总结艺术的发展过程、揭示艺术的奥秘和规律。如果离开了这一根本目的,那么,那些所谓的‘研究的研究’‘元研究’‘元艺术学’的思考便失去了存在的依据和意义。”[6]如果说艺术学(广义的艺术理论)旨在反思艺术实践主体及其共同体的行为的话,那么“元艺术学”则旨在反思艺术理论主体及其共同体的行为。如果说理论来源于实践,并指导实践,同时接受实践的检验的话,那么“元艺术学”则来源于理论,并指导理论,同时接受理论的检验。“元艺术学”的根本目的是使艺术理论更具有合理性,即艺术理论对于艺术实践来说是有充分理由的,而不是凭空捏造的。这样一来,“元艺术学”以理论为中介而与艺术实践发生关系,并最终在艺术实践中得到回应。如果说艺术理论(艺术学)是指导艺术实践的方法论,那么“元艺术学”则是指导艺术理论的方法论。前者因与实践的价值相涉而归属于实践理性,后者则归于纯粹理性的分析。[7]无论如何,二者是殊途同归的,最终都直接或间接地指向了艺术实践。

  总之,“元艺术学”是艺术学发展中自我反省意识发展的必然产物,它既具有悠久的历史思想渊源,但同时也是一门新兴的学科。说它历史悠久,是因为“元艺术学”是元理论研究的一种特殊化——在艺术学领域的运用,而元理论研究已经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了,即使以前元理论并未形成自觉的研究范式,但许多经典思想家的理论著述中都或多或少地包含着元理论的思想。说它是新兴的学科,是因为在艺术学这门学科中,“元艺术学”的研究还没有在更大的范围内形成充分的自觉,还有待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一是“元艺术学”的研究需要艺术学的发展已达到相当的规模,并且表现出丰富多样性,才有可能进行统计研究。二是“元艺术学”的研究需要研究者掌握足够的艺术史和艺术理论资料,并对不同文化背景和生活环境中产生的艺术理论进行比较研究。三是“元艺术学”作为一种元理论研究,既需要具有深厚扎实的艺术理论基础,又需要具有极强的科学逻辑思辨能力,才能对艺术学进行逻辑论证。四是研究者本身具有较浅的理论印迹,即研究者在面对不同理论时应保持相对的自主性,不能囿于某种理论(比如分析美学)之中。可见,“元艺术学”的研究不仅会受到艺术学学科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的影响,还与对元理论的理解和认识有关。“元艺术学”的研究难度固然不小,但随着艺术学学科的不断发展,人们也发现了现存艺术学的诸多问题,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对艺术学本身的反思研究是必经之路。

  注释

  [1]参见“本刊记者”:《在改革开放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文艺研究》1987年第5期。

  [2]李心峰:《艺术学的构想》,《文艺研究》1988年第1期。

  [3]李心峰:《艺术学论集》,北京: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5年,第119-124页。

  [4]李心峰:《元艺术学》,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13页。

  [5]张大为:《元理论缺失与真理、价值的双重迷惘》,《理论与创作》2007年第6期。

  [6]李心峰:《元艺术学再论》,《艺术学研究:辑刊》2008年12月刊。

  [7]文军:《论西方社会学的元研究及其元理论化趋势》,《国外社会科学》2003年第2期。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艺术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张新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未标题-1.gif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百度